锦云陌上桑

宝宝回来啦,今天更文

歲月悠 中

自從聶懷桑成為家主後,聶家上下都經過了改造,各種歪門邪道數不勝數,普天之下有這個能力來去自如的除了夷陵老祖魏無羨(也许现在还在苦恼腰疼所以排除),就只剩下那个夔州小流氓了。
薛洋出手,鸡犬不留,身上被贴了一张符咒以后,聂怀桑一动不敢动。过了不久,他嘴角再一次勾起弧度,薛洋看到,嗤了一声,一挥袖,暗室里乒乒乓乓响个不停,聂怀桑变了脸色:“薛洋,我们有事说事,我这个暗室再弄一个很费劲的,停下来?我什么都答应你。”
随手一个响指,所有声音戛然而止。这百年,薛洋再补好晓星尘的魂魄后,鬼道的修为可是没有停过,各种奇遇更是不少,连手臂都全了。薛洋咬着橘子味的软糖,放肆的斜靠在暗室的贵妃榻上,嘻嘻笑着,就没个正经样。
聂怀桑成了仙督,就没人敢再小看他,都怂的跟个鹌鹑一样,被晾了许久,沉不住气,开口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来做什么,本仙督很忙。”
“哟,本仙督?呵,连小矮子都得帮我收拾烂摊子,大爷会怕你?荒唐。”
“你…”
薛洋抬手打断:“我看到小矮子了”
聂怀桑一惊,“在哪儿?”
“我知道你养了很多死士,不会比当年的小矮子少。叫一个人过来献舍。”随手解除了聂怀桑身上的禁制。
“你这么信我?”聂怀桑轻笑。
“小矮子的事,我从不开玩笑”——你也一样。
一个相貌酷似金光瑶的男人走了过来。聂怀桑摆出人前威严的样子,“你安心去吧,老婆孩子我会帮你养大的,不用担心。”
“嘿,别说这人还挺像小矮子的!没看出来你这么恶心啊,嗯,就是高了一点。”
聂怀桑:呵呵,说的跟你不是一样

熟悉的阵法里躺着相似的人,拗口的咒语一字一句,黑红色的光从地上蔓延开来,笼罩了整个暗室。

那个从来都猜不透的灵魂睁开眼,出乎意料确是一片空洞,薛洋迅速的搭上眼前人,瞳孔剧缩,手颤抖的垂下,回头掐住聂怀桑的脖子,“都是你,要不是你他怎么会变成这样!只剩下二魂四魄!”
侍从亮刀,他放下手,“切,我的能力还要用在就小矮子身上呢。”
“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也不过如此嘛”
“老子这些年要不是为了晓星尘割魂剥魄的会这样吗?你养尊处优的才叫蠢嘞。”
“你蠢!”
“你蠢!”
相视一笑,百年再没有这样放松的吵架了。
“三哥走了,苏涉也走了,金陵台不能再做我坚实的后盾了,我真的不知道我这样是对是错。”
“错。”
“…,你这老流氓倒是比我自在”
“那是,也不看看老子是谁,当年要不是小矮子,老子现在还是夔州一霸嘞……”
“你说的对,我错了。”
“现在呢,问灵我不会,不过歪门邪道倒是不少,你用不用?”
“你怎么不自己用?”
“老子把晓星尘的魂补好前傻不愣登自己试了,他的剩下几魄倒是召回来了,只是这种禁术用的是灵力,我们鬼道不修这个,不够。而且一生只能用一次。”
“好。”

放完血的聂怀桑唇角都发白,看着薛洋蘸了血在地上书了第二个阵法。不愧是能拼出阴虎符的薛洋,为了省血,在献舍的阵上直接比划,若是早两年接触鬼道,也不知夷陵老祖能不能与他比肩。
古老的咒言拗口难记,随着灵力与魂力的流逝,空中渐渐浮现一个淡色的人影,隐隐绰绰。
“两个小矮子?”
“成美你且住口。”空中那人影浅浅一笑,“怀桑也在啊,我二哥还好吗?”
“三哥…”
“你二哥你二哥,天天就是你二哥,我也等你很久了啊,怎么对我就是一句住口。”
“噗,成美还是这么可爱。”
“成美你爱叫就叫吧,别走了好吗,算我求你的。”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能久留吗。”
“三哥,你有办法的吧”
“重新轮回就好了。”
“我陪你。”
“不,成美你好好活,我从他大哥手里救下你不容易的,你不是也挺惜命的吗。”
“怀桑也别辜负了你大哥的希望,他怨气消了以后挺想你的。你大哥是个真汉子,我们一命赔一命,他也没那么愤怒了,你放心吧。”
“……疼不疼?”
“成美,怀桑,我快消散了,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都说吧。”
“我修的是鬼道,我有办法轮回的时候带着记忆,你放心去,我来找你。”
“照顾好金凌,保重。”
“保重。”两声苍凉。
————————————————————————

阎王:仙督留步,帮我签个名!!!
聂怀桑:好
阎王:不不不,金仙督!!!
瑶瑶:(微笑)
阎王:我和我同僚打了个赌,你一定要帮我啊
瑶瑶:哦,如何帮?
阎王:好好活,只要搞大事就好了,怎么样,到时候你做成了,你和另外一个人十八层地狱也不用去了(´▽`ʃƪ)
瑶瑶:你赌了什么
阎王:…凡人这么难搞的吗
洋洋: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阎王:诶,小祖宗啊,别拆我这庙啊!!!
瑶瑶桑桑:…现在神这么沙雕的吗
阎王:是啊是啊,诶哟,忘了正事了,打赌嘛,你和孟婆汤,他们不喝,然后顺其自然就好。



接下来最后一个(下),差不多我就住校去了,大家等我啊,掉粉也是会桑心的( •̥́ ˍ •̀ू )

@瑶妹的帽子

百粉点梗 岁月悠


“大哥,明天怀桑就能将你好生埋葬了。”抚过手里不知道反复染了多少遍的乌纱帽,
——三哥,怀桑想你好久了。

开棺大殿上,刚刚出关的蓝曦臣相较百年前清瘦了不少,也多了几分无奈的颓废。闭关百年,修行不长反退,腰间再不见朔月清晖,再加上民间传闻,是个人都明白怎么回事。
世家第一公子不是白叫的,蓝曦臣应在场修为最高,亲手将七七四十九个桃木钉的棺材启封(分发试卷,请考生核对个人信息后填上姓名,考场号和准考证号……好吧,我皮了),再杀他爱不可及的三弟一次,这一次是彻彻底底的魂飞魄散。
棺内敛芳尊的尸体死相极惨,只有零星的衣物和段段被折断的白骨,聂怀桑令人将相对完好的另一具尸骨敛入早就装备好的精致棺材中,“至于金光瑶就要看金宗主如何处理了。”
金凌和几个嫡系心腹亲手将棺内的东西拼拼凑凑,最后顶着蓝曦臣吃人的注视,从他(蓝宗主)腰间抽出了软剑,“我小叔的东西,不劳烦蓝宗主照看。”潇洒得转身,御剑而去。

中元节到了,蓝曦臣一个仙走在热闹的街道上,清清冷冷,听到说书人说的孟瑶才停下脚步。
没想到人们对他的阿瑶不复之前的怨恨!不论是当年刺杀的温若寒还是一直延续至今的瞭望台,随着时间的推移,都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再加上他一生的传奇色彩,迷妹更是不少,比魏婴当年的一致打倒好的多。
茶楼里说书人喜欢讲的,是忍辱负重的少年孟瑶;路边的小摊上少女爱看的,是叱咤风云的仙督;更有几本小人书画的是三尊,甚至是他和他…

聂家
聂怀桑抱着怀里的乌纱帽,三哥,我到处传你是受,你怎么还不来找我算账啊。垂下眉眼,窝在暗室的床上,像一只独自舔舐伤口的小兽。背后一凉——
“想我了吗?”一声轻轻的低吟。

百粉的时候,我在考虑是不是更一篇锤基
追的小可爱们来点梗啊,都可以哒
锤基
温瑶
恶友
曦瑶
各种邪教

恍惚还在11

恍惚还在(十一)

收获颇多的温大宗主带着徒弟大摇大摆得在集市上御剑飞行,小流氓反抗无效被拎在手上,所有被他欺负过的店家和路人齐刷刷立正向温宗主致敬……
洋洋:呵呵,去你大爷…
不夜天头条:夔州第一大恶霸薛洋被温宗主单手拎走,所有汤圆店铺每天赠送前十碗甜汤圆以示对温宗主的敬意!
至于为什么夔州薛洋来到了不夜天,这个没有人关心啦,恶人被惩治了骂他就好了不是?(当然不是)

薛洋来到炎阳殿,刚刚双脚落地就转身对孟瑶破口大骂,“搞什么啊(ノ`⊿´)ノ,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老子不干了!o(´^`)o”
幼稚温:瑶瑶我不喜欢他
三岁瑶:温温我很喜欢他
温:…哼!
洋洋: “门在哪里?”
孟瑶:“江家魏无羡的鬼道很厉害,温家不能落后,听闻你也有所研究,希望我们能够合作。”
薛洋:“哦~怎么个合作法。”
孟瑶:“阁下所有研究需要的资源以及生活上的需要由温家提供有求必应,而阁下作为温家的人有所成就了汇报给我们宗主,就这么简单。”
洋洋:“有糖吗”
温温:瑶瑶你看我一下
孟瑶:“有,多多的有”
薛洋:“好,我要十具惨死怨气深重的尸体,一块风水差地,最好再加几个活人,配置尸毒粉的材料一堆懒得说,三盘桂花糕、豌豆黄和莲子糕变态甜那种,什锦水果糖,奶糖,麦芽糖,牛轧糖, 甘草茎糖 ……”
孟瑶:“这边请”
示意随从将他带走

温宗主身边的人都是有一技之长的,一个看似普通的侍卫却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洋洋看着他:“我说的你重复一遍一种都不许漏掉!”
“三盘桂花糕、豌豆黄和莲子糕变态甜那种,什锦水果糖,奶糖,麦芽糖,牛轧糖, 甘草茎糖 ……”
洋洋:=͟͟͞͞=͟͟͞͞(●⁰ꈊ⁰● |||)
瑶瑶:不只我会啊…(´-ι_-`)不开心
温温:终于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温温:他走啦,小瑶儿快来哄我~哄我哄我~
孟瑶:“师父,外人面前注意形象”
温若寒:“你师父不帅吗…?”
太帅了,帅到瑶瑶不想和你做朋友…😂
温:委屈(◦`~´◦)
瑶:只有说正事才能拯救温家,二哥是不是不用准备集体进攻我直接一个美人计就搞定了……(¬_¬)
     “咳咳,师父啊~徒儿也是为了您好啊,您都这么大了,我们说正事好吧。”
温若寒:“小瑶儿在想什么我会不知道?你只管做,出了事找师父就好。”
瑶:您神通广大…
温若寒:“今天也算是完成了一桩大事,明天不准这样师父再带你单纯去逛逛玩玩。”
孟瑶:“是,师父。”

——————————————————————————————
——————————————————————————————
——————————————————————————————薛洋一出门,炎阳殿墙角边就引起了一阵骚动
“哇!那个小哥哥好可爱!”
“我爱他的虎牙!”
“这谁啊?这么好看!”
唇角勾起一抹邪笑,切,知道我是谁了还不跑掉。
在一群偷听墙角妹子们的激烈注视下,洋洋骄傲得走远。
“那个就是夔州薛洋啊!我去夔州开汤圆店!”
“你傻啊,现在人明显来我们不夜天了好吧,刚刚你也听到了,宗主都罩着他呢。”
“诶,本来宗主英明神武的,瑶哥来了以后咱们嗑他们,现在又溜了一个少年郎,我们自己百合算了……”
“哎!说什么呢!”
“厨房又出新菜式了,快去看看!”
“诶,去去去!”
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众女一窝蜂跑到厨房,美其名曰切磋厨艺……
温若寒的神识其实挺远的,听完全过程,宗主额角眉梢青筋直跳,说的好( ̄y▽ ̄)~*
孟瑶:宗主不间断抽风我咋办?我也很无奈啊!!!

恍惚还在10

恍惚还在10

世人总认为温若寒不是一个人,是穷奇凶兽,或是杀人不眨眼嗜血疯魔,现在这只凶兽却像一只大型金毛犬一样乖乖趴在自家徒弟的桌子上磨墨。

随从早就见怪不怪地无视了这形象相反的师徒,给桌面换上一束时令的鲜花,鞠个躬慢慢退出,暗中给蹲在梁上揉着腿的暗卫一个幸灾乐祸的挑眉……

今天的炎阳殿也是这么和谐呢

碍于师徒的智商太高了,以及没有人敢明面上来惹我们的温大宗主,半天就能搞定一天的修行和宗务。没有云深不知处那样的死规矩,宗主和唯一的爱徒换上了便装就出门了。

随意的走在太阳下,享受着师父付钱的糖葫芦,孟瑶仿佛又回到了有母亲宠爱的时光,暖意在心中回荡,也许是这抹善意改变了小痞子的一生……

“我去你的,怎么做生意的!连个汤圆都不甜”

“客官,糖在桌上有备,客官可以自己加”

(我的脏话积累不多,麻烦大家脑补一下,以后用(`Δ´)ゞ或者(ノ`⊿´)ノ这样子代替)

“(*`д´)!都加完了,不够!”

店家:……
随手递过另一桌的那瓶糖,“不够了自己拿。”

那个气势汹汹的少年一下子愣住了,看着店家胖胖却灵活的身影继续在厨房忙碌,一时间握着那瓶糖不知所措,倏而,头一歪将糖全倒进碗里吃了起来。

孟瑶看了他好久,确定他做这样的事多半自己是没钱的,心里的恶趣味涌动了起来,身边的大金毛随着徒弟走到了那一桌之前,也叫了一碗汤圆(别问我为什么是一碗)

那个面目姣好却带着戾气的少年飞快得清理了汤圆,为了掩饰尴尬还喝完了汤,看着店家却手中黑里透着红色妖异的剑却怎么也砍不下去,店家走过来,“客官,你手抽筋啦?”

那一开始流里流气的少年一下子不知所措,孟瑶算算时间,走到了他们面前,“有缘千里来相会,在下很荣幸认识两位。”

“谁要和……”

“这位小友的饭钱就由在下包了吧,辛苦店家了”

夔州薛宝宝开心

夔州薛宝宝闭嘴

夔州薛宝宝…“在下与小友仿佛在哪里见过,可否进一步说话”

薛宝宝不开心:打个寒战“文绉绉得,恶心死了”

大金毛挑眉:小瑶儿我们走了,我控制着不杀他

孟瑶面对着两个活宝╮( •́ω•̀ )╭,(´-ι_-`),(ㅍ_ㅍ)……
“你便是夔州薛洋吧,有份好差事干不干?”瑶瑶不气瑶瑶微笑(◦`∀´◦)

大金毛get到了徒弟的新技能

薛洋:这人厉害👍
“好啊,本大爷姑且去看看”

(未完待续今天困了)








恍惚还在9

恍惚还在(九)

宗主,吃饭啦
温:…一脸冷漠
犹:吃饭啦
温:不好吃,拿走
犹:…
温:本宗主才不吃这种粗鄙的饭食
犹:那您老吃啥?
温:本宗主虽说比小瑶儿大了一点,你这是什么意思?
犹:没有没有,您继续…
温:…(挑眉)?
犹:…吃啥?
温:本宗主要吃瑶瑶!!!
犹:可是我不会写…每次一定会让您在满意的时候刹车的,您要相信我!
温:我觉得我们可以去炎阳殿聊聊,那里我会心情很美丽的,走吧…
犹:我怂我怂…还有事,就不陪您了!!
好冷…马上想起来的补一句:我去帮您叫您的乖徒弟!祝二位百年好合白头偕老早生贵子比翼双飞终成眷属一见钟情…没我什么事了先走啦
温:…
是不是说反了?算了,无所谓反正有我护着。
刚刚赶来的某瑶:宗主?
温:叫师父!
瑶:…师父(乖巧.jpg)
温:…
很满意的样子
果然还是自家的徒弟(媳妇)看着赏心悦目
————————————————————————————————————————————————————————————
依旧短小的正文…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呀————————————————————————————————————————————————————————————
揉揉半梦半醒的眼睛,差不多已经习惯了醒来后身边多出一个人的孟瑶一脸淡定的爬下床,把来了却睡了的某宗主忽视,慢慢坐到书桌前,(睡觉?并不)看书。
夕阳淡淡的昏黄慢慢拂过大地,一寸寸敛去白日绽放过的光芒。紫荆花凋零的花瓣在风中滑过,灯火通明的不夜天在黄晕下,更显靡乱…真正见到了这个世界才明白,并不是华丽的地方就一定高贵,名门世家大义凛然的背后往往更加黑暗,倒还不如宗主这般残忍来的更为真实…
前些日子,温若寒亲手为孟瑶打造了一柄冷剑来问喜欢叫什么?敛芳如何?那时的他轻笑着摇摇头,不如唤作恨生?在温家的历练已经让他能很好的藏住自己的心情,一张完美的笑面掩去内里的百转千回…
当时的温若寒只是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便挥挥手让他退下了。
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干脆恨天恨地恨自己…
攥着求的手一点点握紧,眉头紧锁…
“瑶儿?”
回过神:“宗主?”
“笑一个给我看看。”
瑶:?
“别板着脸,这么好看可惜了”
瑶:宗主你怎么了?
拉开嘴角,礼貌又不失尴尬的笑了一下
温:我就想让你开心一下,至于吗?
委屈了,不理你了
瑶:挥挥手,“宗主?”
温:快来哄我快来哄我
瑶:“…师父?”
温:…不行,这样太没骨气了,本宗主怎么就开心了呢!?算了,“练剑去。”
瑶:“师父来就是为了这事?阿瑶今天练过了,但这些事情还没有做完…”指指桌上一大堆
温:所以我自作自受是吗?给徒弟这么多事,都不能陪我玩了…
您的好友幼稚温以上线
[自动回复] 您好,神通广大温现在有事不在,一会再和您联系。
瑶:“师父有话不妨直说,阿瑶这就去做”
温:很不好意思的一咳,“嗯,那个你以前做的桂花糕很好吃,你师父饿了,那…”
孟瑶一笑,打断了这尴尬的气氛,“阿瑶这就去。”一般贴心的转身就走,还关上了门。
门口的几个侍卫装作什么也没听见的样子,默默更在孟瑶身后…
室内留下温宗主一个人风中凌乱…其实根本没有头发(不不不,没有风)

关于…

以前喜欢瑶瑶,非常喜欢,连带着就想了解一下小流氓于是去看了正版的…(不要问我为什么)本来以为不会喜欢他的,因为他实在是太坏了,但是了解了以后啪啪啪打脸……疼的我心甘情愿!
所以我的文文里面,温总瑶瑶洋洋从来都不洗白,如果从来一次他们还是会选择这条路
瑶:为了母亲再苦再累他都会忍过来
洋:为了遇见道长,我相信他宁愿不要能牵红线的小指,而要与他的一段孽缘,即使他从来都不懂得如何去爱他的一生所求
至于瑶为什么看起来有点白,因为剧情需要,温总要展现:你去做想要的,锅我来背,罪我来赎,能伴你余生的我,灰飞烟灭亦不悔

恍惚还在8

恍惚还在(八)
不管过程如何跌宕起伏,时间依旧一天天过去。
除了乱葬岗每天多出几具不知名的尸体,也没有什么不同。温氏大厦将倾,孟瑶也根本没有准备做那个完卵,如若师父知道了自己一直在做的事情,会不会很伤心?一直坚持着却渐渐忘却了当初的缘由……
趴在桌子上静静思索
娘啊,阿瑶一直很乖…
只是这一次,真的忍不住了…
金家真的没有娘说的那么好…
金家主有一个很凶的妻子…
他根本就不喜欢阿瑶…
阿瑶…
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娘啊,教教我好不好…
娘…
娘…
不自觉换出了口
——————————————————————————————
温家势力遍布各个角落,作为一宗之主,即使放纵如温若寒也不免要处理很多。翻看着手下几个无聊老头的争权夺势,纵观一切真的觉得好生可笑。偌大一个温氏,还不如自家小瑶儿来的有趣……
御剑来到清静的小院,紫荆花开的正盛,轻轻推开门,小书桌上端端正正(高高)摆着各类书卷,坐着的徒弟在——睡觉!人设崩了啊!瑶儿诶,你不是本宗主的好徒弟了,你不爱我了!(并不)
叹口气,悄悄把人抱起,放到床上。侧耳听着孟瑶口中的声音。
还是在想你娘啊,你娘的尸骨本宗主虽然不能全部找到,但是拼拼凑凑做一个衣冠冢还是可以的,你生辰就给这个礼物好不好…
——————————————————————————————
温若寒放飞自我,亲临乱葬岗的时候,把各大宗门吓了一大跳,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出动了各种暗卫,甚至还有自己上阵去——偷窥的…
温:作为一个名人,我真的很无奈
众:你没看见我你没看见我
温:…
我不能说什么啊?
众:温宗主你忙你的,我们什么也没干
温:哦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温大宗主潇洒自如的到处翻找着早已腐烂到处恶臭的尸骨…
美男陪枯骨,画面真的很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