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云陌上桑

恍惚还在10

恍惚还在10

世人总认为温若寒不是一个人,是穷奇凶兽,或是杀人不眨眼嗜血疯魔,现在这只凶兽却像一只大型金毛犬一样乖乖趴在自家徒弟的桌子上磨墨。

随从早就见怪不怪地无视了这形象相反的师徒,给桌面换上一束时令的鲜花,鞠个躬慢慢退出,暗中给蹲在梁上揉着腿的暗卫一个幸灾乐祸的挑眉……

今天的炎阳殿也是这么和谐呢

碍于师徒的智商太高了,以及没有人敢明面上来惹我们的温大宗主,半天就能搞定一天的修行和宗务。没有云深不知处那样的死规矩,宗主和唯一的爱徒换上了便装就出门了。

随意的走在太阳下,享受着师父付钱的糖葫芦,孟瑶仿佛又回到了有母亲宠爱的时光,暖意在心中回荡,也许是这抹善意改变了小痞子的一生……

“我去你的,怎么做生意的!连个汤圆都不甜”

“客官,糖在桌上有备,客官可以自己加”

(我的脏话积累不多,麻烦大家脑补一下,以后用(`Δ´)ゞ或者(ノ`⊿´)ノ这样子代替)

“(*`д´)!都加完了,不够!”

店家:……
随手递过另一桌的那瓶糖,“不够了自己拿。”

那个气势汹汹的少年一下子愣住了,看着店家胖胖却灵活的身影继续在厨房忙碌,一时间握着那瓶糖不知所措,倏而,头一歪将糖全倒进碗里吃了起来。

孟瑶看了他好久,确定他做这样的事多半自己是没钱的,心里的恶趣味涌动了起来,身边的大金毛随着徒弟走到了那一桌之前,也叫了一碗汤圆(别问我为什么是一碗)

那个面目姣好却带着戾气的少年飞快得清理了汤圆,为了掩饰尴尬还喝完了汤,看着店家却手中黑里透着红色妖异的剑却怎么也砍不下去,店家走过来,“客官,你手抽筋啦?”

那一开始流里流气的少年一下子不知所措,孟瑶算算时间,走到了他们面前,“有缘千里来相会,在下很荣幸认识两位。”

“谁要和……”

“这位小友的饭钱就由在下包了吧,辛苦店家了”

夔州薛宝宝开心

夔州薛宝宝闭嘴

夔州薛宝宝…“在下与小友仿佛在哪里见过,可否进一步说话”

薛宝宝不开心:打个寒战“文绉绉得,恶心死了”

大金毛挑眉:小瑶儿我们走了,我控制着不杀他

孟瑶面对着两个活宝╮( •́ω•̀ )╭,(´-ι_-`),(ㅍ_ㅍ)……
“你便是夔州薛洋吧,有份好差事干不干?”瑶瑶不气瑶瑶微笑(◦`∀´◦)

大金毛get到了徒弟的新技能

薛洋:这人厉害👍
“好啊,本大爷姑且去看看”

(未完待续今天困了)








恍惚还在9

恍惚还在(九)

宗主,吃饭啦
温:…一脸冷漠
犹:吃饭啦
温:不好吃,拿走
犹:…
温:本宗主才不吃这种粗鄙的饭食
犹:那您老吃啥?
温:本宗主虽说比小瑶儿大了一点,你这是什么意思?
犹:没有没有,您继续…
温:…(挑眉)?
犹:…吃啥?
温:本宗主要吃瑶瑶!!!
犹:可是我不会写…每次一定会让您在满意的时候刹车的,您要相信我!
温:我觉得我们可以去炎阳殿聊聊,那里我会心情很美丽的,走吧…
犹:我怂我怂…还有事,就不陪您了!!
好冷…马上想起来的补一句:我去帮您叫您的乖徒弟!祝二位百年好合白头偕老早生贵子比翼双飞终成眷属一见钟情…没我什么事了先走啦
温:…
是不是说反了?算了,无所谓反正有我护着。
刚刚赶来的某瑶:宗主?
温:叫师父!
瑶:…师父(乖巧.jpg)
温:…
很满意的样子
果然还是自家的徒弟(媳妇)看着赏心悦目
————————————————————————————————————————————————————————————
依旧短小的正文…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呀————————————————————————————————————————————————————————————
揉揉半梦半醒的眼睛,差不多已经习惯了醒来后身边多出一个人的孟瑶一脸淡定的爬下床,把来了却睡了的某宗主忽视,慢慢坐到书桌前,(睡觉?并不)看书。
夕阳淡淡的昏黄慢慢拂过大地,一寸寸敛去白日绽放过的光芒。紫荆花凋零的花瓣在风中滑过,灯火通明的不夜天在黄晕下,更显靡乱…真正见到了这个世界才明白,并不是华丽的地方就一定高贵,名门世家大义凛然的背后往往更加黑暗,倒还不如宗主这般残忍来的更为真实…
前些日子,温若寒亲手为孟瑶打造了一柄冷剑来问喜欢叫什么?敛芳如何?那时的他轻笑着摇摇头,不如唤作恨生?在温家的历练已经让他能很好的藏住自己的心情,一张完美的笑面掩去内里的百转千回…
当时的温若寒只是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便挥挥手让他退下了。
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干脆恨天恨地恨自己…
攥着求的手一点点握紧,眉头紧锁…
“瑶儿?”
回过神:“宗主?”
“笑一个给我看看。”
瑶:?
“别板着脸,这么好看可惜了”
瑶:宗主你怎么了?
拉开嘴角,礼貌又不失尴尬的笑了一下
温:我就想让你开心一下,至于吗?
委屈了,不理你了
瑶:挥挥手,“宗主?”
温:快来哄我快来哄我
瑶:“…师父?”
温:…不行,这样太没骨气了,本宗主怎么就开心了呢!?算了,“练剑去。”
瑶:“师父来就是为了这事?阿瑶今天练过了,但这些事情还没有做完…”指指桌上一大堆
温:所以我自作自受是吗?给徒弟这么多事,都不能陪我玩了…
您的好友幼稚温以上线
[自动回复] 您好,神通广大温现在有事不在,一会再和您联系。
瑶:“师父有话不妨直说,阿瑶这就去做”
温:很不好意思的一咳,“嗯,那个你以前做的桂花糕很好吃,你师父饿了,那…”
孟瑶一笑,打断了这尴尬的气氛,“阿瑶这就去。”一般贴心的转身就走,还关上了门。
门口的几个侍卫装作什么也没听见的样子,默默更在孟瑶身后…
室内留下温宗主一个人风中凌乱…其实根本没有头发(不不不,没有风)

关于…

以前喜欢瑶瑶,非常喜欢,连带着就想了解一下小流氓于是去看了正版的…(不要问我为什么)本来以为不会喜欢他的,因为他实在是太坏了,但是了解了以后啪啪啪打脸……疼的我心甘情愿!
所以我的文文里面,温总瑶瑶洋洋从来都不洗白,如果从来一次他们还是会选择这条路
瑶:为了母亲再苦再累他都会忍过来
洋:为了遇见道长,我相信他宁愿不要能牵红线的小指,而要与他的一段孽缘,即使他从来都不懂得如何去爱他的一生所求
至于瑶为什么看起来有点白,因为剧情需要,温总要展现:你去做想要的,锅我来背,罪我来赎,能伴你余生的我,灰飞烟灭亦不悔

恍惚还在8

恍惚还在(八)
不管过程如何跌宕起伏,时间依旧一天天过去。
除了乱葬岗每天多出几具不知名的尸体,也没有什么不同。温氏大厦将倾,孟瑶也根本没有准备做那个完卵,如若师父知道了自己一直在做的事情,会不会很伤心?一直坚持着却渐渐忘却了当初的缘由……
趴在桌子上静静思索
娘啊,阿瑶一直很乖…
只是这一次,真的忍不住了…
金家真的没有娘说的那么好…
金家主有一个很凶的妻子…
他根本就不喜欢阿瑶…
阿瑶…
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娘啊,教教我好不好…
娘…
娘…
不自觉换出了口
——————————————————————————————
温家势力遍布各个角落,作为一宗之主,即使放纵如温若寒也不免要处理很多。翻看着手下几个无聊老头的争权夺势,纵观一切真的觉得好生可笑。偌大一个温氏,还不如自家小瑶儿来的有趣……
御剑来到清静的小院,紫荆花开的正盛,轻轻推开门,小书桌上端端正正(高高)摆着各类书卷,坐着的徒弟在——睡觉!人设崩了啊!瑶儿诶,你不是本宗主的好徒弟了,你不爱我了!(并不)
叹口气,悄悄把人抱起,放到床上。侧耳听着孟瑶口中的声音。
还是在想你娘啊,你娘的尸骨本宗主虽然不能全部找到,但是拼拼凑凑做一个衣冠冢还是可以的,你生辰就给这个礼物好不好…
——————————————————————————————
温若寒放飞自我,亲临乱葬岗的时候,把各大宗门吓了一大跳,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出动了各种暗卫,甚至还有自己上阵去——偷窥的…
温:作为一个名人,我真的很无奈
众:你没看见我你没看见我
温:…
我不能说什么啊?
众:温宗主你忙你的,我们什么也没干
温:哦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温大宗主潇洒自如的到处翻找着早已腐烂到处恶臭的尸骨…
美男陪枯骨,画面真的很美丽……

恍惚还在7

恍惚还在(七)
迷迷糊糊的醒来,身边的床榻微微陷下,轻轻转头,原是宗主啊。诶,不对,宗主怎么在我床上?!我昨天不是被…可怕的想法在脑海里盘旋,挥之不去。                 “小瑶儿醒啦?”慵懒的声线低低的响起。
“嗯”
淡淡的疏离仿佛细细的绣花针,扎进心里不是瞬间的剧痛,却令人绵绵密密的难受,想了想开口,“昨天我…”
“宗主别说了…”恳求着却也没有要抬起目光的意思。
“我帮你用灵力驱散了药效…”
什么也没有,是你自己脑补的。
猛然的一抬头,长久不活动难免晕眩,眼前的星星点点散去,摇摇头,才想起已不是当年的勾栏,修士自有对付这一切的办法…
陷入了深思的人儿记不得身旁那道柔和的目光

——————————————————————————————

小园里多了几个的人影,在紫荆树芃芃的绿叶后闪烁着。虽说有了温若寒贴身影卫的保护,温大宗主却更重视对孟瑶自己能力的培养,“哪一天你能像本宗主一样把他们当做摆设了,就真正出师了。”
潇洒俊逸的身形灵活的反复着剑法,成了温家最美的一道风景。

地图和作战的方针阵法图一张一张的传了出去,却从来也不解释纸上一个两个晕开的字迹。

恍惚还在6

恍惚还在(六)
作为当世第一人,御剑速度不是盖的,流窜在温氏的各个庭院中,急急忙忙的寻找着心中的倩影。
“你滚开,别碰我!再…再这样我…我…啊!”伴随着一阵阵刀光剑影,熟悉的两个声音交缠在一起,让温若寒站在门外,竟不敢面对现实…
“哐当!”木质的小门不能接受怒极的温若寒,失控时强大的灵力波动,瞬湮灭成一堆粉末,纷纷洒洒的飘逸在空中,门里的温晁终于转过头,身下压着的是满面潮红一看就不对劲的孟瑶…
“你到底在干什么!”
“爹,我只是和他玩玩,你让他在身边不也是…”被抓住了,也依旧强词夺理的温晁这一次却没能躲过温若寒的怒火,孟瑶如今是他的软肋,他的底线。
重重的一脚踹过去,吩咐迟来的几个随从将他管好,禁足。颤抖的脱下外套,罩在衣衫不整的孟瑶身上。
“瑶儿…瑶儿,你怎么样了,哪里不舒服?”
面色通红的孟瑶仿佛看清了面前之人,不再挣扎,轻轻唤出一声“宗主…”整个人就一副没有骨头的样子贴了上来…
眼看着孟瑶身上的催情散发作的越来越厉害,温若寒真真是又急又气,又不想盲目的和孟瑶发生关系,第一次的印象一定要好啊…
定了定神,纯净的灵力一遍遍的流淌在孟瑶的身体里,小瑶儿,别吓我,真的别吓我…
明知仅仅是催情散而已,却依旧慌张的无以复加,诶,这次是真的栽了啊~

恍惚还在5

恍惚还在(五)
他生平最大的赌注下错了。
浅浅勾起嘴角,意料之中,他是不是还应该庆幸小瑶儿犹豫了一下?坐拥这偌大的温氏,费尽心机却得不到一个人真心相待,呵,这上天还真真是公平啊。
我命由我不由天,小瑶儿跑不了,吃定你了!随手打了一个咒印在那只小鸟上,保它不被别人看见。给间谍作掩护毁掉自己的宗门,感觉还挺新鲜的。什么都可以随他,只是不知那个笑面的少年什么时候才能脱去外壳,让他看到一颗脆弱却真实的内心?
远处的人儿一遍又一遍的反复着华美的剑法,一道道剑光绚丽的闪烁,在夕阳下是那么好看,心里略过一道残忍的想法。小狐狸固然机敏,但终究斗不过老奸巨猾。小瑶儿,不着急,慢慢来,我等着那一天。
带着一抹自嘲的笑,不知怎么就到了炎阳殿。明天教小瑶儿什么好呢?

回到房里,就是那个机灵的侍卫,看着就很舒服,小心翼翼的走过来,“宗主,刚刚瑶公子说您今天让他受益匪浅,辛苦了,亲手做了家乡金陵的桂花糕。”恭恭敬敬的双手奉上。
还知道孝敬孝敬,不承认自己刚才其实很生气,淡淡拉开唇边的弧度,“还说什么了?”
“回宗主,瑶公子还说他幼时曾学过弹琴,若是宗主您不嫌弃,晚些可以去指导指导。”
诶哟不错哟,“晚些是什么时候?”
看那侍卫一脸不知什么表情,本宗主刚刚问了什么?
用温总的思维仔仔细细的想了一下,没毛病啊?挑眉示意那家伙再说下去…
宗主你不要为难我啊,你这样我真的很难做啊!!!一脸无辜的看着我们的温大宗主…
温总:…你说啊
侍卫:…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仿佛一个人形的弹幕
宗主你这样是追不到媳妇的…
真的…
真的…
真的…
“哦,这样啊,你下去吧”仿佛明白了什么
宗主终于明白了什么,准备准备可以嫁了…什么鬼!这是我儿子,是可以娶了!哇哇哇,老夫舍夺成功还能亲手把关儿媳妇,这一辈子值了!(好吧,私设这个神奇的侍卫是人家亲爹,为下文做铺垫,不懂得可以看看大纲,就那个梗…)开开心心的出门逍遥去,好好的去玩一玩,反正活不了多少年了。
心情美丽的温若寒,带着轻快的步伐,在温氏明目张胆的飞来飞去,降落在孟瑶的小院里。

恍惚还在4

恍惚还在(四)
瑶瑶坐船头,温大岸上走,就只虐虐单身狗。
太阳落山了。
坐在温若寒特地分配的静谧小院里,凭借着过人的天赋与匪夷所思的智商,过目不忘的他得到了温若寒一心一意的认真传授。片刻过后,提着剑起身,左手从后向上划出,右手挽起一个漂亮的剑花,三千青丝随着身体轻灵的旋转缓缓下落。疾步向前,脚尖轻点地面取过远处一朵盛放的鹤望兰,精准的毫无瑕疵,仿佛白日温若寒肆意的身形重新潇洒一回。剑尖微挑,收回脚步歪着头嗅了嗅似有似无的浅浅芬芳。
来了温氏好久了呢,也许早该传点消息回去,攻打温氏需要用的第一张地形图画好了,却放在暗格里积灰。说服自己只是来温家卧底的,我没有喜欢温若寒,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等等,怎么想到那个阴晴不定的大宗主?好好省视自己,还有娘亲的遗愿没有实现,还要作为人上人为自己洗白报仇…
要做的事太多,却怎么也狠不下心寄出。眼前晃过昔日嫖客们在母亲身上各种各样的丑态,以及每每被当做小倌儿逃脱的艰难。娘啊,您慢点走,看看阿瑶是怎么回到金氏的好不好?看看阿瑶是怎么风光权威的好不好?看看以后您的牌位摆在金家祀堂的好不好?
狠狠心,袖子一抖,反复折叠过好几遍的纸鸢不紧不慢的飞向远方,转瞬间,已不见。
松了一口气,心里空落落的。甩甩头,既然做了这样的决定,就一条路走到黑吧。
转身回到房里,走进早就准备好用灵力温着的热水,卸去一身疲倦,渐渐靠在浴桶里睡着了

恍惚还在3

恍惚还在(三)
出身青楼的身世让孟瑶生平最恨薄情随性之人,他反感温氏子弟的轻浮,对当下的这个姿势自然是又熟悉又厌恶的,不知眼中闪过的不快早已落入一双看似不经意的眼里。微微起身,“宗主,这样有些不妥吧。”
怀中人浑身淡淡的不愿,温若寒心里撇了撇嘴,就依他吧,不着急,慢慢来,慢慢来…
于是温宗主随着心里想的慢慢把孟瑶放下,一点都不觉得尴尬,转身拂袖又是那个君临天下的温氏定海神针,仿佛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只是随手杀了一个修士。
孟瑶:…好像自从来了温家,就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见阴晴不定的某宗主眼神肆意的流转在自己身上,不由一紧张,抬头定神又是那个温和无害的尘世伶俐少年,默契的不记得方才的一切,只是认真听了一些教会。
“小瑶儿耍一套剑法我瞧瞧。”这身形挽起剑花应该是十二分的好看吧,就算不好看也有本宗主…
这么为难做什么?哦,也对,小瑶儿自不是本家的,是不是怕用了别的剑法冲撞了?真是个心思伶俐的好孩子,就玩玩儿吧。
落定心思,拽拽的道,“不会温家的剑法,我可以教你,小瑶儿还不快拜我为师?”
孟瑶一怔,随即嘴角拉开一道弧度,“师父在上,受徒儿三拜。”
温若寒扔给孟瑶一把剑,随手一挥解开几个修士的禁制,“陪我家小徒弟练练剑,小瑶儿,让为师看看你的水平。温家已是集百家之长,你之前会些什么都使出来吧,别有什么顾忌的。”
“是,师父。”我也有师父了!嘴上淡淡,心中到底激动。娘,阿瑶以后不会受人欺负了!您就放心吧。
……